2016年10月12日

CSP董事长法兰克:汽车轻量化是大势所趋

(转载)21世纪经济报道》报记者何芳 实习生刘彤 唐山报道



导读

 “希望中国政府大力提倡汽车轻量化技术,因为当减排、燃油经济性非常迫切的时候,轻量化就变得不可避免。”10月12日,CSP Victall(唐山)结构复合材料有限公司董事长法兰克(Frank Macher)在接受21世纪经济报道独家采访时表示。

汽车轻量化技术的重要性正在凸显。

10月26日《节能与新能源汽车技术路线图》发布,其中轻量化技术路线图与节能汽车、纯电动和混合动力汽车、燃料电池汽车、智能网联汽车和汽车制造、动力电池并行,共同形成我国节能与新能源汽车发展的顶层设计。

关于轻量化技术,技术路线的目标非常明确:到2030年,整车比2015年减重35%,其中高强钢应用比例大幅增加,单车用铝量超过350kg,单车使用镁合金45kg,碳纤维使用量占车重5%。

那么,在我国大力发展新能源汽车的大背景下,汽车轻量化技术的重要性体现在哪里?实际上,汽车轻量化设计不仅带来油耗降低,更能促进综合性能的全面提升。更为重要的是,在电池技术短期内难有重大突破的情况下,电动汽车迫切需要采用轻量化技术来降低重量,以减轻电池增重的压力。

研究表明,在市区的运行工况下,平均车重1600kg的电动车如果减重20%,能量消耗可以减少15%。不过,到目前为止国内对新能源汽车轻量化研究的重视程度远远不够。为此,科技部部长万钢多次公开强调“轻量化”是中国电动汽车的发展方向之一。

“希望中国政府大力提倡汽车轻量化技术,因为当减排、燃油经济性非常迫切的时候,轻量化就变得不可避免。”10月12日,CSP Victall(唐山)结构复合材料有限公司董事长法兰克(Frank Macher)在接受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独家采访时表示。

法兰克,前福特公司副总裁、上汽延锋韦世通项目福特方面谈判小组负责人、45年汽车行业从业经验,现为大陆结构塑料公司(Continental Structural Plastics,以下简称CSP)董事长兼首席执行官,长期致力于汽车轻量化技术研究和推广。



CSP是一家一直致力于车身材料轻量化的公司,总部位于美国密歇根州奥本山,主要为供应商创建轻量级的复合材料,生产A类车身面板、结构组件等。2014年11月,CSP与青岛Victall铁路(集团)有限公司签订协议,在河北唐山成立CSP Victall(唐山)结构复合材料有限公司,双方各持股50%,法兰克任董事长兼首席执行官。通过这个合资企业,CSP将向中国市场推出先进的TCA材料,以帮助中国本土企业实现车辆轻量化和排放目标。

目前,由于中国电动汽车市场的火爆,以法兰克为代表的汽车轻量化技术的推广者不在少数,他们通过对未来趋势的判断,押宝中国新能源汽车市场。

初冬的午后,唐山工厂温暖的阳光房里,一头银发、胡子花白,74岁的法兰克看起来精神矍铄,面对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对全球以及中国新能源汽车的现状与趋势的提问,他更是滔滔不绝。


“越能减重就越能增程”

《21世纪》:你曾是美国福特汽车的高管,并一直致力于汽车轻量化技术的普及,目前你在中国建立的轻型材料合资公司即将开始生产。作为董事长,你的合资公司能为中国市场带来什么?

 法兰克首先,我们所做的产品要体现目前最好的技术;第二,我们的产品要符合今后的发展趋势;第三,我们的产品一定要符合人们对排放及燃油经济性的要求。

提及排放和燃油经济性,我们现在所成立的这个合资公司拥有最新的设备,具有做原材料的能力,美国所开发的新材料配方同时用在这个合资公司,可以帮助中国的汽车厂提高竞争力。当然,这个过程中我们也学到,仅有价格、质量上的优势是不够的,技术上必须领先。

《21世纪》:为什么选择青岛Victall铁路(集团)作为合作伙伴?

法兰克我们做选择之前做了大量调研,了解合作伙伴的材料、工艺、模具的能力。当时和威奥接触的时候印象非常深刻,因为他们涉及的领域在铁路,和我们有很多相似的产品,包括片材、压模等等,合作就达成了。

另外,在调研过程中我们发现唐山附近有很多主机厂,很多复合材料公司聚集于此,而且很多主机厂,例如北汽、奔驰、宝马距离唐山很近,当然随着业务的增长不排除新建生产基地,比如在上海。之后也会拓展到长春、重庆、广州等非常重要的汽车生产基地。

《21世纪》:汽车轻量化对于电动车的重要性体现在哪里?

法兰克在美国我们有很多经验值得借鉴。实际上,电动车最大的挑战就是续航里程,而车的续航里程是和车身质量直接相关的,即越能减重就越能增程。另外可以增程的是让电池的热管理系统达到最佳状态,温度的管理非常重要。

因此,CSP在电池方面做了非常多的努力,我们用很多的热管理技术让电池的性能更好。当然我们不仅做电动车,也做传统汽车,比方说我们公司刚收到了A级表面某部件的产品订单,将会采用我们超轻型的A级表面材料,这样的材料和产品在中国将是第一例。

《21世纪》:你对于中国电动汽车发展的建议是什么?

法兰克企业和政府要公开对话,当欺骗出现的时候,一般就是政府定的标准达不到,企业通过欺骗的方式来达到标准。通过美国的经验我还是要强调,政府和企业首先要公开对话,政府可以制定非常严格但要能够实现的标准;其次,政府在这个过程中要提供一些刺激性的方案、优惠的政策,让消费者可以更好地实现过渡;最后,政府要相信主机厂,并且去检查和测试,这样才能使标准更好地实现。

当然,我们也希望中国政府大力提倡轻量化,因为当减排、燃油经济性非常迫切的时候,轻量化就变得不可避免。我认为新能源汽车最重要的是基础设施,中国政府要介入,如果没有良好的基础设计,老百姓会一直担心他开着电动车能否从A点到达B点。